行业新闻

美军在上甘岭舒适阔绰为了保温连地堡枪眼都安装了塑料窗户

  都说美军是少爷兵,这主要是说在物质上极尽享受之能事,即便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也是如此。据美军后来公开的资料显示,在上甘岭战役爆发前,上甘岭附近的美军阵地上,其生活的舒适阔绰,让人感觉这些人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度假的。

  上甘岭下美军的防线,用杜鲁门的家乡来命名,称为“密苏里防线”。作为一个阵地,雷区、尖桩、铁丝网这是必备的要素,它们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前沿阵地,在此之后就是美军星罗棋布的地堡。美军的资料显示,这些地堡除了坚固之外,最为突出的就是舒适。

  这些修筑在野外的地堡,全部铺上了木地板,干净整洁的同时还兼顾了干燥性,地堡内的墙上也都钉上了木板条,最离谱的是,地堡的射击孔上还安装了塑料窗户,不打仗的时候可以关上保温。要知道此时塑料问世还只有不到20年,塑料窗户还是一种高级的装饰材料,美军竟然将它装到了地堡上,一旦开打很多地堡就是一次性的,但美军丝毫不在意这些。

  除了地堡之外,在前沿阵地还有一些大的掩体和工事,这些掩体和工事都安装了木质的地板和门窗,有的工事里面甚至还装了壁炉,让人置身其中不觉得这是战场,倒像是个森林里的猎人小屋。住在其中的美军士兵们生活也是相当阔绰的,每人除了标准的供给之外,因为身处前线的原因,每人每天还额外供应一听啤酒,一杯咖啡,一包由巧克力糖果等组成的零食。

  这些补给品每天都由当地民夫组成的运输队背上阵地,美军士兵眼巴巴地盼着这些运输队快点到达。倒不是稀罕这些啤酒和咖啡,而是急于见到那些女扮男装混在运输队里一起上来的K国妇女。他们把这些女人称之为“猫女”,有的人是专门从事这个行当的,有的则是为生活所迫,但大家都是为了钱而跑到阵地上与美军厮混。一些色胆包天的美军士兵甚至公然让这些K国妇女在地堡中留宿,丝毫不在意她们当中是否会混入谍报人员。

  除此之外,国外还时常组织由演艺明星组成的演出团体到前线慰问演出,如当红的大明星安妮.斯特林、玛丽莲.梦露都曾到前沿阵地劳军,一天演出三场,每一场都是人山人海。那些因到前沿阵地站岗的士兵无法观看,个个急得抓耳挠腮。但前沿阵地站岗也有站岗的好处,那就是能快速挣到可以休假五天的分值,这时他们就会立刻飞往东京,把这五天全部消磨在温柔乡里。

  在战场上都有这样舒适的条件,美军战斗意志低下就不难理解了。距美军阵地最近的是志愿军45师135团9连,两个阵地相距仅有百米,近到连说话都能听得到,虽然离得近,但两者的物质条件却天差地别。

  45师刚刚接防上甘岭时,这里只是一个渺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一开始45师并不知道上甘岭的防御战具有长期性,因此只修筑了掘开式工事和猫耳洞,一旦遇上下雨,只能每人顶着一块桌面大的防雨布露宿。当志愿军发现上甘岭阵地需要长期坚守后,第一件事就是修筑坑道工事,改善生活环境。

  这事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实在太难了。当时15军用来开挖坑道的炸药,都是从美军未爆的炸弹里拆出来的,开山的铁钎铁镐都是用美军的炮弹皮熔化后现场浇铸的。每天大强度的开山劈石,最需要补充热量和营养,但这却是志愿军最缺的。只要一生火做饭,就会引来美军的炮击,前沿阵地的饭不得不放到20里外的地方来做,再让后勤部队送上来。在送饭的路上也经常会遭到美军炮击,45师最长的一次连续17天没有吃到热饭和蔬菜,部队出现了大量的营养不良。

  45师接防上甘岭后一个月,就有1200多人患上夜盲症,近4000人浮肿。美军持续不断地炮击,影响的不仅仅是吃饭,还导致数千人的生活垃圾和粪便无法处理,以致环境污染,痢疾、疟疾、回归热、伤寒等疾病横生。到上甘岭战役打响前两个月(1952年5月底),整个15军有7000余人生病,4000余人住院,最终病亡104人。

  志愿军如此恶劣和困难的生活环境和美军优越阔绰的生活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说,坚守住上甘岭的15军,是大病初愈的15军,这些优秀的中华儿女,以巨大的牺牲、超常的坚韧守住了上甘岭,其中的艰辛只有15军的战士们自己才能体会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NEWS